三一華人浸信會

2/5/2021 溝通信函

February 5, 2021

親愛的三一華人浸信會的弟兄姊妹:平安!

上週跟大家提到黃國偉弟兄代表教會一些弟兄姊妹提出這些日子來存在許多人心中的一些問題,除了已經談過有關美國總統選舉和當選相關的話題之外,還有一部分是與冠狀病毒有關的話題。以下是黃弟兄在電郵中其中一部分的內容:

「其次,關於COVID-19, 您說這是出於神,如同神降的埃及十災,現今教會被迫關閉,難道神降災禁止祂的子民上聖殿敬拜嗎?我倒覺得,這是出於撒旦使壞,如撒旦攻擊約伯,只是蒙神許可。如果這次疫情是出於神,那我們只能默然無語,聽憑神發怒降災,但我們從一開始祈禱並相信,神最後還是會打敗撒旦,止住瘟疫,醫治這地,重開教會。」

首先,還是要謝謝黃國偉弟兄主裡真心的交通,把許多人心裡想說的話說出來。在電話交談的時候,認為疫情是由撒旦的攻擊而來,不會是從神而來的。但我的講法是:我們不能排除那從神來的管教或警戒的可能性。這與說「COVID-19…是出於神」肯定是有差別的。可能性不等同於必然性,相信大家是可以理解的。

究竟疫情是不是從神來的?我不知道,也無法肯定說是,或不是。就如同我們肯定說,疫情的發生一定是從撒旦那裏來的,而不是從神來的,同樣都是武斷。神會不會只是許可,讓撒旦以病毒來攻擊這個世界?當然有這個可能,但卻不是絕對。除非我們擁有足夠的資訊與證據,任何輕易的判定都有可能失之偏頗,未必就是實情。

約伯記的確讓我們看到這世界上的確有如完全人像約伯一樣的人,有可能無故遭災,聖經也明白地告訴我們的確是撒旦在神的許可之下,對約伯發動攻擊。新約裡,我們也看到使徒保羅為福音勞碌奔波,鞠躬盡瘁,但在整個宣教的途徑中,他卻屢受仇敵的逼迫與攻擊。單從哥林多後書11:23-29看保羅所遭遇的,就讓讀經的人怵目驚心,感嘆這哪裡是為主盡忠之人應該有的遭遇?保羅把這些從仇敵惡者來的攻擊,看成是神讓他學習靠主剛強,讓基督的能力覆庇他,並且看所遭遇的是為了主的緣故,幫助他在事奉中更加喜樂(林後6:9-10)。

因此,論到「義人受苦」的確是有聖經根據的,在聖經中我們能夠找到更多的證據和範例。但如果因為如此,而做出「所有受苦遭災的都是義人」的推論則是錯誤的。當神的子民離棄神,背離神的真道時,神會不會施行祂的管教,甚至是降災、降禍呢?如果我們說不會,我們的聖經根據在那裡呢?

綜觀聖經,不論是外邦國家或是神的百姓,我們都看見神曾經降災在那些敵擋神或離棄神的神身上。為要拯救以色列人脫離法老王的手,將他們帶到神的應許之地神曾經在埃及降下十災。大衛王未能按著神的吩咐,擅自數點百姓,以致神不喜悅,「便降災給以色列人」(代上21:7),這次的災是「瘟疫」,以色列人死了七萬人(代上21:14)。最近跟一些弟兄姊妹查考《阿摩司書》,講到不論猶大或以色列,都厭棄耶和華的訓誨,去隨從虛假的偶像,以致神說祂要追討他們一切的罪孽。其中有一句發人深省的話是這樣問的:「城中若吹角,百姓豈不驚恐呢﹖災禍若臨到一城,豈非耶和華所降的嗎﹖」(摩3:6)很顯然的,這答案是肯定的,是耶和華降的災。

很抱歉,花了很多篇幅講到神是否會降災有關的討論。但我希望弟兄姊妹能夠了解,神不但會賜福,但祂也會降災的神。如同以賽亞先知書上所說的:「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造作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賽45:7)

回到這次討論題目的原點,「COVID-19…是從神來的」嗎?我的答案是我不知道,但有沒有這個可能,答案是不無可能。不管這病毒的根源是自然現象所產生的,還是由喪心病狂的野心家所惡意製造的,但有沒有可能是神藉由這些來施行對人發出警告和管教呢?對一個基督徒來說,目前我們所應該思想的是,神有沒有可能透過這樣的疫情給這個世界提出祂的警告呢?當這個世界越來越多的人主張沒有絕對真理,嚴重的背離神的真道,神會不會利用疫情,如同「獅子在林中的咆哮」、「城中的吹角」,為要喚醒人類要離棄所行的惡道,向神悔改,求神的赦免,歸回真道呢?

相信弟兄姊妹已經都知道了,我們新聘請的英文堂的蔡頌榮傳道和他的妻子Candace已經在一月31日下午順利生下他們頭胎的兒子,取名叫「彌迦」。讓我們存著感恩的心與他們一同歡喜快樂,也為他們禱告,讓他們能夠順利的照顧剛出生的嬰孩,也為他們的搬家到加州所要作的準備代禱。

下個週四就是除夕夜了,在此向弟兄姊妹拜個早年,祈祝您和您一家都能平平安安的過年,並且在未來的一年都能歡歡喜喜的事奉我們的神!

一同迎接新春到來的

李光陵

主任牧師李光陵 暨

教會領導團隊 敬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