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華人浸信會

疫情下的點滴 — Sunny Cheung

從今年三月中到現在,約八個月了,因新型冠狀病毒的蔓延,教會只在11月15日正式重開一次主日崇拜,但因疫情不斷上升,又再次停止現場聚會,願神保守這個疫情能早日受到控制,有新的疫苗測試成功,以致日後我們可以回到教會,可以一起敬拜,彼此見面、問候及關懷,願主成就此事,在可見的將來能見到大家,願將榮耀頌讚歸與三位一體的真神。回想過去的八個月在「家居隔離」中,小弟有以下的感受與大家分享。

1.工作方面

在三月中開始在家工作,初時有些不太適應,坐得太久,腰部和股部都有點微痛,不太舒服,要做一些簡單的運動(拉筋),才可以舒緩下來,慢慢便適應了。由四月初,公司邀求我和幾位同事要每周到公司一次,到了六月初,便要每週二次。我公司的地點是三藩市,初時我自己開車,後來便坐捷運(BART),早上乘客不多(一节车厢内少於10人),回程人數較多(約10至20人),每次回家後,如果身體有點不適,例如: 喉嚨痕癢、咳嗽、頭痛等,心裏想是否已受感染,感謝神一路的保守, 一切順利和平安。

2.屬靈方面

在疫情期間,教會已開始有網上崇拜、主日學和團契等,有時有些會議都是用Zoom meeting,這是新的嘗試,我們仍然有聚會,不致靈命倒退,弟兄姊妹亦可以通過Zoom meeting在網上見面、 分享及交通的機會,感謝主!

3.一個「失而復得」的故事

在7月8日星期三早上,我在將下車時,意外地遺失了手機在捷運的車廂內,下車後,才發現此事,當時心情非常不好,因為遣失手機比不見銀包更嚴重,因有很多的私人資料會被盜竊。回到公司後,約2個小時後,我用公司的電話通知我太太遺失了手機,後來我女兒通知我,她以前已幫我在手機中裝了跟蹤的App (Find My iPhone),故她可以追蹤到我的手機位置 – 在三藩市某一個地方,看地圖是在一些民居。到了下午四時左右,Kandy打電話給我,說要報警備案,意思是說要到三藩市唐人街的警局報案,她已約了一位弟兄幫忙開車來接我一起去警局。

在放工前,我問了一位主管應否去找回這手機,因手機已裝了跟蹤的App,但這位主管說不好,買個新的手機吧,因拾了我手機的人不一定會交還手機給我。在公司樓下等候Kandy時,我有祈禱,但沒有多大的信心手機可以尋回。到了唐人街警局,有一位華人女警座堂,我們將遺失手機一事告訴她,並請她派一位警員與我們一起去尋找遺失的手機,說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她都不答應,原因是我的手機在捷運遺失,不屬於她們所屬範圍,是BART Police負責的,結果,我們不爽地離開 – 心想明知在哪裏可以找到手機,但她們都不肯幫忙。(第一次失望) 後來我們決定自己去找這手機,便叫弟兄開車,按照跟蹤App的指示位置去找,在途中(市中心Montgomery的路上),Kandy在街上看見有兩位巡警,我們便下車問他們可否幫忙,當中有一位能講廣東話的警察同意與我們一起去找手機。在跟蹤App的指示,我的手機位置竟在我們不遠的附近(Downtown),我們便開車,兩位警察在後跟車,到了指示的地方下車,看見一間西餐廳,門外有一對男女在喝咖啡,我心想是否他們拿了我的手機,接着警察便帶我們到店內看看,結果裏面沒有客人,只是服務員而已,當時我有點失望(第二次了),算了,走吧!正在走回車上時,與另一位警察談話,他問我手機的型號,我說是iPhone 8 ,他叫我再买一部新的電話吧!在這剎那,懂廣東話的警察揮手叫我們,說: 「Find it ! 」,我們馬上跑過去他那邊,看到他與一位華人談話,他手持我的手機,警察對我說: 「 你問問他可否交還手機給你? 」這位仁兄說:「你怎樣證明這手機是你的?」我便說很容易的,我用Kandy的手機打出我的手機號碼,馬上聽到響聲,這人便立刻交還給我,他還問我:「在哪里遺失這部手機?」我回答在捷運下車時在車廂內丟掉了。當時,我們各人都十分高興,因為手機失而復得,哈利路亞! 回想「失而復得」好像聖經裏說的「浪子的比喻」,人看是不能的,但神有祂的計劃和心意,在沒有想到時,便有機會找到幫手,神的恩典是豐富而奇妙的,祂的恩典是夠我們用的,因祂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 12:9)


其他稿件

(閱覽英文稿件)

Comments are closed.